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奧巴梅揚:我上場拉卡澤特替補?哎,真想和他搭檔

返回首頁

最后更新時間 - 責任編輯 - 沈海江

濟南城市文化宣傳形式越來越多樣化。(本版圖片均由本報記者 崔健 攝)

明湖之夜紅人節 開幕式現場。

濟南市井生活逐漸潮流化。

城市文化的外延就是城市形象,而這也是公眾對一個城市實力、活力和發展潛力的具體感知和總體評價。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城市形象既顯示了城市的歷史文化,也突出了城市的綜合實力,并且也在影響著城市的發展建設。

近年來,濟南作為一個古老的歷史文化名城,在新舊動能轉換和新媒體時代背景下,城市文化的宣傳正在逐步邁入潮流化、時尚化。從去年的首屆中國新媒體發展年會在濟南召開,到今年的 網紅濟南 城市品牌計劃,再到馬上開始的第二屆中國新媒體發展年會,濟南,已經從千年古城成為了網紅城市,她正用新媒體的方式來表達著城市的文化,讓古老與現代在這里碰撞,并在這里散發出新的活力。

網紅城市的出現是新媒體時代必然

從2018年開始,不少短視頻都出現了大量的城市文化宣傳,比如抖音、微視等,也有很多城市被這些短視頻帶火,重慶的樓中輕軌、西安的摔碗酒、廈門的冰淇淋、青海茶卡鹽湖的天空之鏡、濟南寬厚里的連音社 這些都成為新一代網紅,也讓這些城市有了新的文化內涵。

山東女子學院文化傳播學院青年教師孫源南認為,新媒體的傳播有助于打造城市品牌、推廣城市形象,讓更多的人了解該城市,帶動城市的旅游與經濟發展。

孫源南表示,就目前來看,網紅城市的出現是必然的。這或許要從社交媒體的特性來看。首先,社交媒體是分享的平臺。在這一平臺當中,人們更多是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有研究曾發現,人們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分享快樂的事情,比分享憂傷的事情要多;分享心情與逸聞趣事,又要比分享對新聞事件的看法與政治議題的觀點要多。因此,如同標記 到此一游 一般的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分享自己去過的地方、吃過的美食是件非常自然不過的事情。其次,社交媒體又是連接的平臺。分享的目的在于連接,而連接有兩層意思。其一,能連接的人數有多少。如果一個人的分享,得不到來自任何人的呼應與關注,那么分享的積極性就會被打折扣。而如今,隨著我國網民規模與手機用戶規模的不斷擴大,從用戶規模上,是完全不必擔心分享會沒人看到。其二,連接的第二層含義是指能夠連接什么類型的人。社交媒體比以往任何一種媒體都具有將人以群分的功能。不論是Web1.0時代的BBS板塊,還是Web2.0時代的微博關注,抑或是今天的算法推薦與偏好設置等等,其目的都是為了讓具有同樣愛好和興趣的人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短時間內找到彼此。其三,社交媒體誕生之初,我們都說其是去中心化的,也就是人人平等,不存在權威與中心。然而隨著其發展,我們現在認為社交媒體平臺是再中心化的,就是隨著用戶規模的不斷壯大,社交媒體成就了一批具有意見領袖特質的人。以前我們稱這類人為意見領袖,如今我們稱他們是網紅。他們是一群在各自的領域當中,有著一呼百應的號召力,有著一批忠實粉絲的人。如今,他們在社交媒體平臺上的影響力甚至大于流量明星。他們對于美食、美妝、旅游的 安利 ,往往是眾多粉絲或網民所無法拒絕的。從以上3個方面來看,新媒體的發展,與社交媒體的特性,決定了 網紅 以及 網紅周邊 的出現。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網紅城市。

國內短視頻行業的頭部企業何仙姑夫和貝殼視頻的創始人、CEO劉飛表示,新媒體本身就是一個新興產業,所以說一定程度上它代表了一種創新、一種革新。新媒體對于一個城市的產業和文化是一個新的補充,特別是在目前濟南新舊動能轉換的大環境下,正在大力扶持新興產業,這對于新媒體對城市文化的宣傳是一個非常好的背景。此外,從宣傳層面或者文化層面來說,新媒體是以新的傳播方式去宣傳一個城市,去展現一個城市的文化。

劉飛認為,傳統媒體的時代,城市文化會依靠報紙、電視等方式去傳播,而現在進入了新媒體的時代,在這個時代一定也會出現新型的傳播渠道。所以,新媒體對城市文化的宣傳也是必然的,網紅城市的出現就是對應新時代的產物,讓年輕人更能接受。

網紅城市與傳統文化的傳承密不可分

濟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市場推廣處處長劉榮耀表示,網紅城市的打造,適應當下新的傳播趨勢。但是在這背后,也需要城市文化的底蘊來做鋪墊。比如濟南成為網紅,表面上看是因為陳小熊的《濟南,濟南》和連音社在寬厚里的一些短視頻,然而在背后,卻是濟南這座城市的特色、市民的生活狀態,是濟南這座城市的溫度和人情味兒,這也是近年來濟南打造旅游目的地所一直在尋找和追求的東西,與我們的傳統文化密不可分。新媒體時代的文化傳播,其實只是內容和載體在發生改變,用最新的方式來講述這個城市的文化,賦予她更多的新意。

劉飛在采訪中說,目前在新媒體時代下,城市文化的傳播發生了改變,但是也不僅是所謂網紅來拍幾個視頻,而是更具有開拓性。前段時間,貝殼視頻與濟南市和騰訊合作,組織了一個線上線下的綜合活動,就是 網紅濟南 城市品牌計劃以及 明湖之夜紅人節 活動。這個活動是濟南聯合騰訊 中國城市品牌計劃 ,以 網紅濟南 為題,借助新興媒體手段和網絡紅人資源,聯動大流量平臺,宣傳推廣濟南城市品牌,助力 大強美富通 現代化國際大都市建設。這不僅是我市創新外宣方式、拓展外宣途徑、豐富外宣渠道的一次大膽嘗試,更是一次地方城市和大型互聯網媒體平臺強強聯手、資源共享的合作雙贏之舉。活動首次邀請全網知名度、影響力、正能量俱全的網絡紅人、MCN孵化機構嘉賓及業內大咖等齊聚泉城,參與城市品牌推廣,其中不乏全網粉絲千萬以上的超級紅人。在傳播方式上,有圖文直播、短視頻拍攝等綜合的線上方式,利用騰訊新聞、微視、企鵝號等進行播放,起到了不錯的作用。

劉飛表示,在不斷地探索中,他們發現濟南的優勢是傳統文化,是非常質樸的城市形象。而在當下,傳統文化一定會跟新媒體化產生碰撞,兩者是不可割裂的。比如這次的 網紅濟南 活動,其實就是一種傳統文化與新媒體的融合,在超然樓前舉辦這個活動,既表達了濟南的傳統,又讓外界看到了濟南的時尚、潮流。

網絡紅人 嘿人李逵 表示,城市的發展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和有傳統文化的因素。作為一個在中國生活了很多年的外國人,他每到一個城市,都被這個城市不同的中國文化吸引,每個地方的特色他都記得很清楚,四川的辣、濟南的泉、北京的胡同,印象都很深,新時代的文化宣傳就是要用新的宣傳方式講述給觀眾。

目前很多網紅城市都在主打一些小資的、同質化的東西,以期吸引觀眾。網絡紅人 馬喵喵jessica 認為,這樣就失去了最本質、最古樸的文化特色,每個城市都以金錢價值衡量就失去了傳播意義,同質化的發展也就沒啥不同,對于游客來說去哪兒都一樣。在新媒體時代,傳播速度快,熱度來得快去得也快。要想破局,除了具備潮流范兒之外,還要兼具文化性和人文性。這也是新媒體時代下,城市品牌宣傳的有效途徑。目前很多的網紅城市,能一直保持生命力的,基本都是保留了自己特有文化的城市,比如古城西安。宣傳方式本質都得是有自己獨特的優勢,在新媒體時代,對于網紅城市來說,保持特色文化不可復制性,才能利用新媒體的途徑將其優勢傳播出去。

新媒體對城市文化的傳播將形成產業化

孫源南認為,未來城市文化的宣傳可以好好借鑒一下北京故宮的宣傳模式。北京故宮在自身的宣傳方面,并沒有突出網紅效應,而是更多地聚焦在文化與文創產品的結合上,以及文化與亞文化的結合上。傳統文化給年輕人的感覺往往是 過時的 ,是 石板路 與 歷史名人 的。如何能夠帶給使用快手、抖音、小紅書等的年輕用戶以新鮮感、幽默感和認同感,才是未來基于傳統文化的網紅宣傳的重點。傳播學上有一個模型,叫作手段 目的鏈模型。這是一個從使用目的到使用價值層層遞進,以研究消費者為何對某一特定事物進行消費的模型。或許,相關單位可以運用類似手段 目的鏈的模型,做一些基于代際差異的市場調查。把握各個年齡段的消費者在城市旅游方面有怎樣的,基于消費價值而產生的消費目的,以及消費行為,有針對性地進行旅游城市的宣傳建設與形象推廣。

劉榮耀告訴記者,目前,濟南已經意識到新媒體對城市文化宣傳和城市旅游推廣的重要性,他們已經率先在全省注冊了濟南文旅的抖音號,使傳統文化的傳播更有趣、更生動,他們還在喜馬拉雅上注冊了品牌電臺 解密濟南,在同類產品的收聽率中一直位列前十。當下,只有做好內容、做好產品才能吸引眼球,傳統文化是濟南的靈魂,而我們依泉而建、臨泉而居的市民則是傳播的有效內容,這是生活中的文化。解密濟南就是用那些文化類的小故事,來引發聽眾的好奇心,進而來了解濟南、接觸濟南,讓濟南走進大眾的視線。下一步,濟南市文化和旅游局還將用更多的新媒體手段去宣傳濟南文化,將濟南打造成旅游目的地城市。

劉飛表示,新媒體對城市文化的傳播后續將形成一個產業。作為一個城市、特別是北方城市,濟南目前愿意去扶持新媒體產業,這對于城市文化的傳播有很大的影響。去年的首屆中國新媒體發展年會就提出來,濟南要做 新媒體之都 。目前,他們已經發現在濟南有很多潛在的、優秀的新媒體公司,短視頻創作者。而通過 網紅濟南 活動,也讓周邊的城市或者全國的行業人才認識到濟南確實是一座開放的城市,后續有利于引進新媒體類的公司來濟南發展。接下來,貝殼視頻會用更新穎的方式、更持續性的方式去宣傳濟南文化,讓這種文化的傳播形成一個產業,進而對濟南的發展產生良性影響。

原標題:在新舊動能轉換、新媒體時代背景下——城市文化宣傳逐步邁入潮流化

值班主任:田艷敏

首頁 - http://6868h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