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外交官把脈“國緣” 問道白酒“走出去”

返回首頁

最后更新時間 - 責任編輯 - 鄧湘

前腳剛剛解禁,康辰藥業(603590.SH)兩大股東便迫不及待宣布減持。

9月11日晚間,康辰藥業披露減持公告稱,公司股東GL GLEE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以下簡稱“GL”)擬于未來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大宗交易以及協議轉讓方式合計減持不超過1656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10.35%。

9月12日,康辰藥業跳空低開,全天走勢低迷。截至當日收盤,康辰藥業股價報40.40元/股,跌幅3.86%,對應總市值64.64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半個月前,8月28日晚間,康辰藥業另一重要股東北京工業發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工投”)才宣布了減持計劃,擬于未來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不超過960萬股,約占總股本的6%。

GL與北京工投計劃減持的股份均為IPO前取得的原始股。截至2019年8月30日,GL持有康辰藥業10.35%股份,北京工投持股9.64%,分別為康辰藥業的第二、第四大股東。

從公告來看,兩大股東此次計劃減持比例都不低,GL甚至計劃“一鍵清倉”。而在公司層面,康辰藥業長期以一款爆品打天下,依靠銷售費用推動的增長能維持多久,仍是一個問號。

擬減持套現10億

位于北京的康辰藥業是一家主營血凝酶類藥物的制藥企業。從股權結構來看,第一大股東劉建華目前直接持股31.74%,同時通過北京普華基業投資顧問中心(有限合伙)間接持有公司6%股份。另一位創始人王錫娟通過其控制的北京沐仁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0.15%的股份。劉建華與王錫娟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合計控制47.89%的股份,并通過一致行動協議安排成為康辰藥業的實際控制人。

資料顯示,康辰藥業脫胎于北京康辰醫藥,其前身可追溯至1999年劉建華與王錫娟共同創立的康辰醫藥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辰發展”)。早期的康辰醫藥所涉業務領域較為分散,在藥品研發之外,還涉足藥品代理、藥品批發及零售業務。

為梳理上市,康辰醫藥設立了康辰藥業作為上市主體,并將新藥研發、藥品生產與銷售等業務整合至康辰藥業。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早在2007年康辰發展進行第二次增資擴股時,背后投資方就出現了北京工投的身影。北京工投當時共計認購和受讓了約1824.31萬元康辰發展的注冊資本(約占16.44%)。

GL的入股則在4年之后。2011年9月,GL以等值于7100萬元人民幣的美元入股康辰藥業,獲得后者15%股權份額。

經過一系列股權騰挪,康辰藥業于2018年8月登陸A股。作為財務投資者,GL和北京工投在上市后的持股比例分別被稀釋至10.35%、9.64%。

然而,一年限售期剛屆滿,兩大股東便火速拋出大額減持計劃,原因分別是“自身經營需要”和“企業資金需要”。按9月12日收盤價40.40元/股估算,若減持計劃完成,GL和北京工投合計套現或超過10億元。

單一產品獨撐

目前,康辰藥業僅有一個已經批準上市的產品“蘇靈”(注射用尖吻蝮蛇血凝酶)。

蘇靈于2008年獲得新藥證書和生產批件,2009年正式上市銷售,目前是國內血凝酶制劑市場唯一的國家一類新藥。這一款藥物撐起了康辰藥業幾乎全部的主營業務收入。隨著市場飽和及競爭加劇,風險暴露無遺。

事實上,盡管蘇靈享有的專利保護期至2029年,但市場上并不乏競品類藥物。諾康藥業的巴曲亭、兆科藥業的速樂涓、奧鴻藥業的邦亭等都是蘇靈在血凝酶制劑市場上的競爭對手。

從業績表現看,康辰藥業近幾年的增長并不穩定。數據顯示,2016―2018年,康辰藥業分別實現營業收入3.46億元、5.91億元、10.22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20.62%、70.58%、73.08%。

“這個收入端的增長不是真實的增長。‘兩票制’在全國推開之后,大部分藥企的銷售模式由‘低開’轉為‘高開’,與配送商的結算價格大幅提高,造成表觀上的收入和毛利雙升。實際上,原來由代理商承擔的銷售推廣費用也會轉移到藥企這邊,總體上對凈利潤影響不大。”9月13日,上海某私募機構醫藥研究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2016―2018年,康辰藥業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91億元、4.78億元、2.63億元。上市后首份年報凈利潤就大幅下滑44.88%。

康辰藥業方面稱,2018年度凈利潤較2017年大幅下滑,主要受非經常性損益的影響。2017年3月,公司向國藥股份(600511.SH)轉讓國藥康奪49%股權,產生投資收益3.52億元,扣除所得稅后對公司當年凈利潤影響金額達2.86億元。

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影響,康辰藥業近三個年度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68億元、1.69億元和1.88億元,增長緩慢。

產品銷售量亦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其增長的乏力。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2015―2017年度,蘇靈的銷量分別為327.7萬盒、263.24萬盒、299.09萬盒。2018年銷量有所回升,實現329萬盒的銷量。

今年上半年,康辰藥業實現營業收入5.44億元,同比增長11.45%;扣非歸母凈利潤1.36億元,同比增長38.64%。事實上,除了蘇靈銷量增長之外,上半年利潤增長更多來自于利息收入的同比增長。

銷售費用高企

為改變過分依賴單一產品的局面,康辰藥業亦著手長線布局,抓緊新藥研發。

據2018年年報披露,目前,康辰藥業的在研產品主要針對腫瘤和血液領域,包括4個境內外均未上市的抗腫瘤一類新藥,以及2個血液治療的仿制藥。

從研發進度來看,在研的4個一類新藥品種里,有3個品種仍處于臨床前研究或者臨床Ⅰ期的早期階段。其中,研發進展最快的項目“迪奧”(注射用鹽酸洛拉曲克),正處于補充Ⅲ期臨床試驗的階段。

“做境內外都未上市的一類新藥固然很有前景,但很考驗企業的研發實力,不確定性很大。”前述醫藥研究員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越早期的項目,研發失敗的風險越高。國內資本市場對臨床Ⅰ期甚至Ⅱ期的項目很難給出估值,更不用說臨床前的項目了。”

作為康辰藥業最重磅的在研品種,“迪奧”的研發進程走至審批關口時就遇到了挫折。

據了解,2000年12月,康辰醫藥與第一軍醫大簽訂《項目轉讓協議書》,從第一軍醫大那里受讓了處于臨床前研究階段的THY―110項目(即“迪奧”項目),包括該項目的科研成果及原料、制劑生產的全套技術和制備工藝等全部知識產權。

購買上述技術成果后,康辰藥業自主進行了“迪奧”的臨床前研究以及隨后的Ⅰ、Ⅱ、Ⅲ期臨床試驗。歷經近14年的研發后,“迪奧”于2014年8月向原國家食藥總局申報新藥證書。

然而,“迪奧”的注冊申請并未直接獲得核準。2016年4月,原國家食藥總局的《審批意見通知件》要求康辰藥業進一步補充相關臨床研究。直至目前,“迪奧”仍在進行補充Ⅲ期臨床試驗。

從研發費用來看,康辰藥業的研發投入并不高。2017―2018年度,康辰藥業的研發投入金額分別為3216.6萬元、8024.75萬元,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僅5.45%、7.85%。2019年上半年,康辰藥業的研發支出達5182.41萬元,占營收的比例提升至9.53%。

相比之下,其銷售費用卻居高不下。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由于“兩票制”推行后銷售模式調整,康辰藥業的銷售費用由2016年的7697.63萬元激增至2018年的6.03億元,銷售費用率高達58.98%。

(責任編輯:關婧)



 中國經濟網聲明:股市資訊來源于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頁 - http://6868h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