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申花聯賽第1000球!張璐頭槌建功,創造歷史

返回首頁

最后更新時間 - 責任編輯 - 趙晟霖

“神舟”與“天宮”組合體在軌運行模擬圖。

錢學森,“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被譽為“中國航天之父”和“中國導彈之父”,是新中國科技工作者的杰出代表。

中國藥學家屠呦呦憑借在瘧疾治療藥物研制中發現青蒿素這一突出貢獻,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圖為屠呦呦(左)從瑞典國王手中接過獲獎證書。

新安江水電站是新中國自行設計、自主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為三峽工程建設積累了經驗,培養了人才。
本報資料

上圖:中國大型客機C919雄姿。
下圖:中國極地科考功勛船“雪龍號”。
未標注來源的圖片均為新華社發

更高 中華騰飛九重霄 

2019年3月10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沖天而起,成功把中星6C衛星發射入軌。“第300次!這是長征系列火箭第300次發射!”中國航天人品味著這個數字包含的特殊意義。而這一刻距離長征火箭首次飛天過去了49年。

1970年4月24日,中國首枚運載火箭長征一號搭載著中國首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發射升空,一次發射創造兩項紀錄,中國航天史迎來第一個發展里程碑,而這也是中國航天日花落“4月24日”的由來。為了這一刻,中國科技工作者奮斗了14年。

1956年2月,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向中央提出《建立中國國防航空工業的意見》。兩個月后,中華人民共和國航空工業委員會成立,統一領導中國的航空和火箭事業,中國航天事業由此啟程。

從第一枚火箭成功發射第一顆衛星到一箭三星;從研制發射通信衛星到氣象衛星、導航衛星并組成衛星星座;從無人試驗飛船到載人飛船和宇航員出艙;從單人短暫太空飛行到多人太空工作生活超過30天;從探測器繞月飛行到月面軟著陸并進行定點和巡視探測……中國航天大步邁向國際航天最前沿,為人類認識和利用太空做了杰出貢獻。

空間科技進步永無止境,中國航天正在蓄積力量,向更高目標挺進。

嫦娥五號計劃于今年發射,完成月面采樣返回的任務,實現中國航天“4個首次”:首次從月面起飛、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動采樣、首次在38萬公里外的月球軌道上進行無人交會對接、首次帶著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中國計劃于2020年前后發射空間站核心艙,2022年建成并投入運營。屆時,它將成為國際公共空間基礎設施,向國際社會開放。中國計劃于2020年首次執行火星探測任務,實現火星環繞、著陸和巡視,對火星開展全球性、綜合性的環繞探測,并對局部地區開展巡視探測。

九重云霄,見證中華騰飛!

更快 重構時空真豪邁

時空是人類感知世界最基本的維度,新中國的科技進步在很大程度上刷新了國人的時空觀和生產生活方式。經過長期艱苦奮斗,中國構建了日益高效的高鐵網、高速公路網、機場航線網和互聯網,推動實現人流、物流、信息流無障礙流動。

據統計,截至2018年底,全國鐵路營業里程超過13萬公里,是新中國成立時的約6.5倍。其中高速鐵路近3萬公里,占全球高鐵運營總里程的2/3,建成了世界上最現代化的鐵路網和最發達的高鐵網,讓“天塹”變“通途”,讓“異地”變“同城”,催生了一批“高鐵新城”,激活了“高鐵經濟”。鐵路軟件設施也大幅改善:網絡購票、刷臉進站、智能機器人引路等,讓人們鐵路出行變得更從容、更舒心。

1984年,一種被稱作“高速公路”的封閉性新型道路基礎設施被引入中國,當年6月和12月,兩條線路即沈大線與滬嘉線在遼東半島和華東地區先后開建并分別于1990年和1988年實現通車,其行車效率、安全性、舒適性大為提高。中國高速公路的建設熱潮就此拉開大幕。到2018年末,高速公路總里程14.3萬公里,總里程穩居世界第一位。普通公路建設更是增長迅猛,從新中國成立之初的8.1萬公里,激增到2018年底的逾470萬公里。

今年9月底,一座超大型的國際航空綜合交通樞紐——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將正式啟用,它的體量相當于首都機場1號、2號、3號航站樓的總和,遠期規劃7條跑道,其年客流吞吐量將達1億人次。遙想新中國成立之時,僅有“兩航起義”回歸人民手中的十幾架飛機和為數極少的機場。到2018年,中國大陸民用航空(頒證)機場達到235個,運輸飛機3639架,完成飛機起降1100萬架次。國人空中交通出行和貨物航空運輸更便捷高效。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電信、移動、聯通、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中國率先開啟5G商用元年,這距離互聯網開始進入中國約25年,距離中國研制成功第一臺電子計算機61年。中國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尤其是從只能進行語音通話的1G網絡向2G、3G、4G和5G網絡加速演進,把中國快速融入“地球村”,推動“互聯網+”向各行各業持續滲透,消費型互聯網和生產型互聯網獲得空前大發展。可以預期,隨著以高速率、大帶寬、廣聯接為重要特征的5G網絡普及,中國互聯網將邁入更高發展階段。

更深 水下萬米若蛟龍

2018年12月中旬,中國萬米級載人潛水器鈦合金球形艙焊接工作完成,它由中國自主研發制造,可承受萬米深海壓強,凝聚了中國科學家幾十年的心血。預計2020年,中國萬米級載人潛水器將進入海試階段,具備到達全球海洋任意深度的能力,實現全海深進入。

挺進深藍,全海深進入,是中國人的夢想,也是新中國海洋科技致力于突破的目標。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載人深潛事業實現了從無到有、從淺海到深海、從單項研制到系列發展的跨越。蛟龍號7000米級載人潛水器歷經10年論證與立項,又經10年科研攻關,于2012年完成研制和海試。2017年,深海勇士號4500米級載人潛水器研制成功,其國產化率達95%以上。加快發展無人深潛技術,以新一代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為引領,構建載人與無人優勢互補、協同作業的潛水器共融體系,中國正在向實現全海深科學研究與資源勘查的目標穩步邁進。

深8588米!相當于從喜馬拉雅山主峰峰頂打到山腳。2019年2月,中國石化宣布所屬西北油田順北油氣田的順北鷹1井完鉆井深創亞洲紀錄,這標志著中國已掌握世界先進的超深井鉆井技術。把深埋在地下的石油資源開采出來,為中國經濟提供新動力,這是中國地質學家和石油工作者孜孜以求的奮斗目標。1952年8月,甘肅玉門油田開發會戰打響。5年后,新中國第一個石油工業基地建成。1955年發現的克拉瑪依油田是新中國第一個大油田,之后四川、大慶、勝利等大油田相繼開發。

對于中國科學家來說,摸清遼闊疆域地下各種礦產資源的家底是一項更基礎的工程,2008年啟動了“深部探測技術與實驗研究專項”,即“深地探測計劃”。2014年4月,位于黑龍江省安達市的松科二井開鉆,歷時4年多,完鉆井深7018米,成為亞洲國家實施的最深大陸科學鉆井和國際大陸科學鉆探計劃成立22年來實施的最深鉆井,在深部鉆探技術和白堊紀陸相古氣候研究方面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更遠 無懼極地狂風卷

1980年1月12日,南緯77度51分、東經166度37分,南極洲羅斯島麥克默多科考站機場,一架大力神運輸機平穩降落,從機上走下來的包括兩位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他們是張青松和同伴董兆乾。這是中國科學家第一次登上遙遠的南極并開展科考,揭開了中國極地事業發展的序幕。

張青松和董兆乾登陸南極之時,南極洲上已經有多國建立眾多科考站,中國無疑是南極科考的后來者。然而,中國科學家進入南極科考、認識南極的夢想早已啟航。在1956年制定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時,有關方面就討論了南極考察工作。

中國科學家的南極破冰之旅為獨立建設自己的科考站奠定了堅實基礎,經過此后幾年精心籌備,1984年11月,中國實施第一次南極科考任務,派出了590多人的科考隊挺進南極,并于1985年2月在喬治島的菲爾德斯半島上建成了南極長城站,中國極地科考事業由此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此后34年間,中國每年都派出科考隊奔赴南極,建設了中山站、昆侖站、泰山站。第五個科考站選址羅斯海并已經進入建設階段。在此過程中,中國極地科考船也從沒有破冰能力的“向陽紅10”號和初具破冰能力的“極地號”,更換為專業破冰船“雪龍號”。前不久,中國自主研制的現代化破冰船“雪龍2號”正式服役,中國極地科考能力實現又一次大飛躍。

1949年至1951年,武漢測繪科技大學高時瀏受聘為加拿大聯邦政府大地測量局工程師,在此期間,他進入加拿大北極圈里的無人區,進行測量時巧遇地球北磁極。這是中國人在北極進行的重要科考經歷。之后,一些中國科學家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北極。1999年7月至9月間,中國實施首次北極科考,之后又組織了9次。目前,中國第10次北極科考任務正在實施中。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7月,中國建立了一座北極科考站即黃河站,它位于北緯78度55分、東經11度56分,在挪威斯匹次卑爾根群島的新奧爾松,該站的建立大大增強了中國北極科考能力。

更大 平湖碧波映高峽

對于人口眾多、幅員遼闊的中國來說,發展水電事業、破解能源瓶頸是一項重要而緊迫的任務。1957年4月,新中國第一個大型水電樞紐工程落子錢塘江上游新安江。這是新中國自行設計、自主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歷時僅3年,第一臺發電機組就正式投產,1977年9臺機組全部建成發電,總裝機容量為66.25萬千瓦,為華東電網提供了強大支撐。

新安江水電站是中國水電的“黃埔軍校”,為后續大規模水電建設培養了大批人才,積累了寶貴經驗,其中就包括鼎鼎大名的世界第一大水電站——三峽水電站即三峽工程。1994年12月,三峽工程正式開工,約3年之后實現大江截流。2002年11月,世界上最大的水輪發電機組轉子在三峽工地成功吊裝,標志著三峽首臺機組大件安裝基本完成,進入總裝階段。2003年6月,三峽船閘開始試通航。2018年,三峽電站年發電量突破1000億千瓦時。三峽電站總裝機2250萬千瓦,年均發電量882億千瓦時,至今累計發電超過1萬億千瓦時,相當于節約標準煤3.19億噸,減排二氧化碳8.58億噸。三峽工程是新中國在世界水電史上創造的偉大奇跡。

2018年10月20日,“鯤龍AG600”在湖北荊門成功完成水上首飛,實現了水陸兩棲全能,填補了中國大型水陸兩棲飛機研制能力的空白。此前,國產大型運輸機運-20和國產大型客機C919分別于2013年1月、2017年5月首飛成功。中國大飛機“三劍客”全都實現了突破。

新中國大飛機之路走得很不容易。上世紀60年代末,中國開始提出在飛機研制方面急速追趕。1970年8月,大飛機項目上馬。經過10年奮戰,運-10終于在1980年成功起飛,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架大型噴氣式客機。此后由于種種原因,大飛機項目一度擱淺。直到2007年2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批準大型飛機研制重大科技專項,中國大飛機項目正式立項,隨后經過10多年奮斗終于夢圓。

更準 天尺萬仞測毫分

“中國厘米級天尺”——用戶對北斗導航系統優異的精度定位性能紛紛點贊。而為了打造這把超高精度的天尺,新中國科技工作者奮斗了34年,其中僅可行性論證就足足花了9年,而后又經過長達25年的建設歷程。

新中國剛成立不久,就把以火箭為核心的航天科技作為重點發展目標,但是由于科技和工業基礎薄弱,建設導航衛星星座系統之路十分艱辛。

1970年,中國開始研究衛星導航系統的技術和方案,1986年開始進行可行性論證。1994年、2004年相繼啟動了北斗一號、二號系統工程建設,其導航服務范圍和導航精度持續提升。到2015年,其精度已經達到米級。隨著北斗地基增強系統建設和2016年11月啟動夔龍系統建設,北斗導航精度大踏步邁向厘米級,支撐包括智能駕駛在內的各種導航定位服務。

北斗導航系統定位精度的提高得益于諸多方面,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授時精度的躍升。實際上,計時鐘作為導航衛星的頻率基準,直接決定著導航衛星定位、測距、授時的準確性,是導航衛星的關鍵。不同的計時工具在精度上差別很大,機械表一天差不多有1秒誤差,石英表一天大概有0.1秒誤差,而原子鐘數百萬年才有1秒誤差。中國科學家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加大原子鐘研制力度,到上世紀70年代研制出中國首臺地面主動性氫原子鐘。為適應衛星載荷需求,中國科學家進行了使其小型化的努力,北斗系統初期建設配置了銣原子鐘,其在軌服務能力可滿足中國區域導航定位要求。之后,中國科學家對原子鐘升級。2018年底,大約每3000萬年的誤差僅1秒的原子鐘誕生,“中國精度”再次實現新突破。

高精度授時除了應用在衛星導航領域之外,在通訊、金融、電力、交通等眾多領域也有非常重要的應用,“中國精度”為這些領域帶來廣泛而深刻的變革。

本版撰稿:張保淑

(責編:李楓、曹昆)
推薦閱讀

“海水稻”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這里種上了“海水稻”。【詳細】

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此前,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詳細】

首頁 - http://6868hj.com 广西体彩十一选5玩法 四川快乐12一定牛开奖 码免费大公开 广西11选5走 贵州快三开到几点结束 北京赛车投注 什么叫股票融资 湖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江西时时彩 专家预测 30选5基本走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