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麻辣”遇見“探戈” 四川文旅推介會走進阿根廷

返回首頁

最后更新時間 - 責任編輯 - 沈誠遠 [手機看新聞][字號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原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于瑾去世一年多后,她的同事還會在回憶她時失聲痛哭,她的學生、同事、家人募集300多萬元為她籌建基金,所有認識她的人都稱贊她的善良、體貼、細心和才華橫溢……

9月16日,于瑾教育基金正式揭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羅伯特·默頓教授專程飛來北京參加儀式,并擔任基金會名譽理事長。

于瑾生前沒有行政職務,也沒獲得過什么榮譽,去世后,學校追授她“模范教師”稱號。但是,在學生、同事眼里,于瑾一直是他們由衷熱愛、親近的好老師、大姐姐,是很多人專業道路的引路人,是改變他們生活最重要的人。

于瑾(前排左二)和學生們在一起合影。 (資料圖片)

熱愛學生的“大姐姐”

在對外經貿大學校園里,于瑾曾經是一道風景——很多學生都叫她“神仙姐姐”,她的課程總是選課系統一開放就爆滿,需要搶名額。

學生喜歡于瑾是因為她的課講得好。1991年南開大學碩士畢業后,于瑾來到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任教。上世紀90年代末,國內微觀金融教學剛剛起步。時任國際經濟貿易學院院長的林桂軍找到于瑾,希望她盡快開設“投資學”這門課。這門課涉及大量數理知識,是她那個年代的學生不曾學過的,晦澀難懂。但于瑾果斷接下了任務。她開始自學數理經濟學,將深奧的金融理論與金融投資實務緊密相連,運用大量的數據及案例輔佐教學。

2008年,于瑾首創的《投資學》課程推出后,引起全校學生搶課,每個課堂都一再擴容。同時,于瑾又圍繞這門必修課開設了《證券投資基金》和《證券投資實務》等課程,為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專業的微觀金融課程體系打下了基礎。

為了開設這些課,于瑾花費了太多精力和時間,但她從來沒跟同事提起過。后來,學校引進了大量從事微觀金融教學和研究的年輕教師,于瑾把自己一手創建的王牌課程《投資學》及備課筆記主動送給新來的教師,自己又開始新的挑戰,講授《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這門課更傳統也更龐雜,沒有全面和扎實的金融功底很難講好,別的教師都不太愿意講。結果,《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又被于瑾打磨成一門金牌課程。

學生宋遠洋給于瑾當過幾年助教。他記得,于老師的課案從不重復,每年都要更新教材和課件,她還會特別考慮“80后”“90后”學生的興趣點,因此深受歡迎。

受歡迎的直接“后果”是,于瑾幾乎都沒有按時下過課。“每當她宣布下課后,學生不是涌出教室,而是涌上講臺,把于老師層層包圍起來。”教務處處長蔣先玲回憶說,“說是兩個半小時的大課,但于瑾課后都會留下來為學生答疑一兩個小時,答完本科生,還有她帶的研究生,晚上7點能走就算不錯了”。

然而,不管到幾點,于瑾都不會拒絕學生,她的家人到教學樓下接她,也只能干等。“即使秋冬天于瑾也常常講出一身汗,錯過飯點兒她的胃就會難受。”蔣先玲說不知道勸了她多少次,但于瑾總是笑著說:“這樣學生比較方便嘛。”

教學之外,于瑾還致力于研究新興市場金融的理論與實證研究。被譽為“期權之父”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默頓十分欣賞于瑾的才華,把她的研究成果收錄為麻省理工學院教學材料。

這些年,改行金融行業的機會很多,薪酬很高,但于瑾從沒想過要離開講臺。28年來,她為近1.8萬名學生開過課,指導培養了94名碩士生和7名博士生,這些學生都成為了我國金融界的中堅力量。直到離世前,于瑾仍在指導14名研究生和4名博士生。

用心對待每一個人

于瑾教授的課講得好,大家都知道。但她對學生、對同事有多好,卻是在她離去后大家一點點拼湊才知道。

時隔1年多,對外經貿大學教授江萍提起于瑾還是抑制不住地哭出聲來。她帶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來到科研樓715室,門牌上還寫著“于瑾教授”。但是3年前江萍就已經在這里辦公了,是于瑾把自己的辦公室讓給了江萍。

“我那時還是副教授,兩個人一間辦公室,人來人往很吵,孩子又小,在家、在學校都沒法靜心辦公。”江萍回憶,在一次聊天中,她隨口講起了自己的苦惱。沒想到,于瑾當場就說可以到她的辦公室去,而且幾天內就騰空了辦公室,把門鑰匙硬塞給了江萍。

“那以后于瑾在學校便沒有了固定辦公室,學生答疑、自己申報材料都很不方便。”江萍說,“這件事于瑾從來沒和任何人說過,她的學生每次找她,她都讓他們去會議室、咖啡廳,移動辦公。一直到她去世,我們談起她時,學生們才知道原委。于瑾就是這樣,默默地關愛著身邊每一個人”。

于瑾去世后,很多人聚在一起回憶她,有人說:“我以為于老師只是對我特別好,原來她對所有人都這么好。”

學生何亮宇支教前向于瑾請教,于瑾不僅鼓勵他到一線去,還客氣地說:“如果你不嫌棄,支教回來可以做我的研究生。”這張口頭“支票”,讓何亮宇在千里之外的甘肅支教非常踏實。一年后,他如愿成為于瑾的研究生,畢業時,于瑾盡力為他推薦工作。如今,何亮宇已是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負責人。

2001年,學生夏威猶豫是在國內找工作還是出國留學,前來請教于瑾教授,于瑾根據夏威的情況堅決支持他出國深造。得知夏威有經濟困難時,建議他采用未來工資現金流抵押、人品信用眾籌模式來解決學費。“于老師率先拿出1萬元支持。”夏威說,雖然后來家里給了費用,沒用上老師們的錢,但于瑾教導的“能為自己的項目融資才是真正學金融的人”一直讓夏威記在心里。

于瑾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感受過她的關心。她關注學生的朋友圈、生活動態,在他們結婚、生子時會精心挑選禮物,“于老師送我孩子的衣服,比我家人送的都多”。江萍說,“她就是這樣用心對待每一個人”。甚至在她走后,家人還從她的書包里發現準備捐給學院患病教師的3000元愛心款……

巨大的“隱形”工作量

近幾年,有些高校教師的心思不在教學上,而是放在跑項目、搞科研、辦公司。身為金融學教授,于瑾在金融圈20多年,算得上離錢最近的人,但是,她依然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學生身上。

“用淡泊名利形容于瑾,再準確不過了。學校里的榮譽她不爭不搶,甚至連博導都不想評,她把機會讓給其他人。”蔣先玲回憶,“還是我跟她說,當了博導才能帶更優秀的學生,你的那些碩士研究生才能跟著你繼續深造,她這才申報了博導”。

于瑾把自己的學生叫作“小朋友”“小可愛”,每到學期最后一堂課,她總是在屏幕上打出“祝小同學們期末考試順利”。對這些“小朋友”,于瑾像“大姐姐”一樣地愛護。

每年開學,于瑾就開始著手為學生們準備十幾個論文選題建議,并列出參考書籍。每一個題目,都是經過她閱讀思考后定下來的,同時給學生寫出開題指導,有時長達數千字;對學生寫來的每一封郵件、微信,她都認真解答回復。2017級碩士賈敏讀研前曾寫過一封郵件,向于瑾請教如何做好本科生到研究生的過渡。沒想到,于瑾回復了一封1000多字的郵件,從專業課程、英語基礎、心態調整等方面,詳細列出自己的想法。

這些工作不會留下照片、無法填進表格、更不會成為課題項目,在學校統計工作量時,根本不會被提起,但是,這些“隱形”工作量卻成為于瑾留給學生永遠的記憶。

對學生的熱愛,一直持續到于瑾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8年5月24日中午,簽完最后一份博士生畢業材料,于瑾收拾東西回家。近兩個月來,因為操勞學生們的論文,她一直休息不好,前一天晚上也只睡了兩個小時。看到“小同學們”一個個順利通過,她開心地跟同事說:“那我就歇一陣兒了啊!”

說是歇一陣兒,回到家后,于瑾又通過微信、電話回復了6名學生關于論文修改的問題。最后一個學生收到她的信息是在深夜00∶57。此后,她應該是上床休息了。按她一貫的日程表,小憩醒來,她還會繼續伏案工作,或為學生答疑解惑,或完善手頭的教案。

誰知,她就此長眠。

“不同于很多經歷坎坷的英雄模范,于瑾的生活一帆風順,家庭幸福。”蔣先玲說,“于瑾待學生、待同事的點點滴滴,都是普通人做得到、學得來,卻又無法一輩子都堅持的。在平凡崗位上作出不平凡的成績,才是于瑾最閃光的地方”。(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佘穎)

(責任編輯:劉江)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頁 - http://6868hj.com 2019十大时时彩平台 秒速快三骗局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 股票涨跌行情中心 宁夏11选五软件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下载 好运彩彩票平台 湖北高频11选5走势图 诚飞财富配资 全国十大理财公司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