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貝爾納代斯基:今年拿不了就明年,尤文總會捧起歐冠

返回首頁

最后更新時間 - 責任編輯 - 林洛華 編者按: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全國人民銳意進取、自強不息,一路砥礪前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中國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歲月都留下了動人的歷史印記,每座城都有著屬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策劃推出“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系列報道,記者通過視頻、圖片、文字記錄下各地70年間的發展變化,以小見大,展現國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圖景,在生動的歷史變遷中感受新中國奮進的磅礴力量。

70年前的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

60年前的1959年,位于松遼平原的第三口基準井——松基三井噴出具有工業價值的油流,標志著發現了大油田。大慶,由此得名。

1959年9月26日,松基三井噴出工業油流,標志著大慶油田的發現。 圖片由大慶石油宣傳部提供

“富得流油”總是用來形容富裕的程度,黑龍江省大慶市可稱為是一座“富得流油”的城市。

作為全省多項經濟數據、居民收入排名前列的“富”城,現代化石油城大慶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高樓林立間,歌劇院、博物館、奧林匹克公園等設施日益完善,大廣高速貫通南北,“白色閃電”般的和諧號穿城而過,薩爾圖機場與全國各地相連接。大慶,被譽為“綠色油化之都”“天然百湖之城”“北國溫泉之鄉”。

隨處可見的成片“磕頭機”,是這個城市“流油”的標志。60年前這里發現了世界級大油田,因臨近國慶10周年而被命名為“大慶油田”。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大慶油田發現60周年、大慶建市40周年。油田、城市,都因國慶而得名,大慶人天生驕傲。

1960年4月29日,油田召開會戰誓師大會。 圖片由大慶石油宣傳部提供

開荒者——共拓大油田

9月中旬,陽光和煦,83歲的向林元走在大慶街頭,感受著國慶前的熱烈氣氛。作為第一代石油人,向林元眼看著大慶從荒蕪之地一步一步變成了現代化石油城,似乎只有“磕頭機”沒什么改變。向林元經常會看著“磕頭機”愣神,他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年輕時的自己,還有那個豪情萬丈的年代。

時間回溯到新中國成立伊始。那時,石油資源極為短缺。1957年,石油工業是國民經濟各部門中唯一沒有完成“一五”計劃的單位。1959年,全國原油消耗量504.9萬噸,自產量不足一半,是典型的“貧油”國家。也是1959年,在松遼平原上,一個世界級的大油田被發現,因時間臨近新中國成立10周年,故取名“大慶油田”。此后,來自五湖四海的數萬名石油大軍聚向松嫩平原,以王進喜為首的第一代大慶石油人,喊出了“寧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口號。這句話也激勵著初到大慶的向林元。

在大慶油田,與向林元同一個時代的石油人有一個專門的稱號——“老會戰”。

在大慶油田,人們對“會戰”這兩個字有著不同的解讀,但核心的意思是一致的:它代表著“任務急、工作難”,它也代表著“不惜一切代價,必須取得成功”。

1960年3月,向林元與上千名工程兵整建制轉業到大慶油田。油田開發,最急切的就是修路。當時的路,人車走不通,設備運不上來。于是,向林元從安達下火車,之后去大慶修路,是大家用鐵鍬鏟土,用筐挑石頭,人拉肩扛,修出了一條路。沒有住的地方,還得大家自己搭草棚,弄一個簡易的住處。用向林元的話說,是“上班修路,下班蓋房子住”。

路修好后,僅用了3年時間,大慶石油人就探明了面積達860平方千米的特大油田,建成年產原油500萬噸的生產能力,累計生產原油1166.2萬噸,占同期全國原油產量的51.3%,改變了新中國石油工業的落后面貌,實現了石油基本自給。

勘探開發研究院勘探研究室的領導專家沖在科研第一線精細地質研究挖掘老區潛力。 圖片由大慶石油宣傳部提供

傳承人——共筑“石油魂”

從向林元踏上荒原的那一刻起,60年過去了,大慶市逐步完成了從荒原到企業礦區,再由企業礦區向宜居城市的轉變。向林元這樣的第一代石油工人不但留下了奮斗的印記,也留下了一個個讓人熱血沸騰的奮斗故事,他們強大的精神力量通過一代又一代石油人的奮斗、傳承,最終筑起了堅不可摧的大慶精神。

“一直以來,大慶石油人都是靠一種精神力量鼓舞。我會給來到隊里的青年人講講油田的過去,講講父親那代人和‘六個傳家寶’的故事。”向林元的大兒子向前如是說。

“六個傳家寶”是六個來自大慶石油會戰期間艱苦創業的故事。大慶油田初建之時,不少職工家屬扶老攜幼來大慶投奔親人,這也增加了糧食和住房的困難。

1962年春,職工家屬薛桂芳、呂以連、王秀敏、楊學春、叢桂榮5人扛上鐵鍬、背上行李、帶著孩子,到30里外的地方開荒種地。春去秋來,開荒得來的16畝地換來了3500斤糧食,就此成為家屬開荒種地的基地,“五把鐵鍬鬧革命”的故事也由此傳開,同“人拉肩扛精神”“干打壘精神”“縫補廠精神”“回收隊精神”“修舊利廢精神”一起,形成了艱苦創業的“六個傳家寶”。從無到有,從荒蕪到富庶,離不開大慶石油工人這些口號式的“精氣神兒”。

在油田里長大的向前,將老一代石油人的精神看在眼中,也刻進心里。作為“油二代”,向前從小就跟在父親身后,參加了一次又一次義務勞動。

1979年大慶建市,正式開啟了城市建設新階段。那時,礦區進井場的路還都是土路,沒有一條像樣的馬路,井場周邊溝壑多,一下雨就積水,溝壑互相連通造成排水困難。為了保障生產,礦里號召大家開展挖水渠會戰,每人分了一段。向林元帶著愛人和大兒子向前一齊上陣,天沒亮就出發,摸著黑回家,年幼的孩子手上都是水泡。

1984年,向前參加工作。2005年,向前任采油隊黨支部書記。向前親歷過艱苦創業的年代,也在工作崗位上見證了大慶的飛速發展。如今,向林元帶著向前親手挖的排水溝早已成為了城市排水渠的一部分,溝壑兩邊的土路也成了縱橫城市的柏油路,大慶機場15條航線通達21個城市,高鐵站每天有55列高鐵列車通達。

生活在現代石油城里的向前,還在為年輕人們繼續講述著“六個傳家寶”的故事,以及當年王進喜的“鐵人精神”。從1970年王進喜逝世到今天,時間已經過去快50年了,代表大慶精神的口號也從“五把鐵鍬”逐步演變成了今天大慶街頭巷尾懸掛的“愛國、創業、求實、奉獻”,這是人們從王進喜身上總結出來的鐵人精神,也是一代又一代的大慶人,用自己的青春與奮斗筑起的石油魂。

科技人員正在進行巖心樣品描述。 圖片由大慶石油宣傳部提供

新生代——共建石油城

改革開放后,大慶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1990年,向前的女兒向鵬宇出生。大學畢業之后,向鵬宇來到大慶油田北九隊工作,成為“油三代”。

如今的石油工人不再需要開荒修路、人拉肩扛。得益于前兩代石油人的奮斗,“富得流油”的大慶地區生產總值從1979年的35.7億元發展到2018年的2801.2億元,增長了77倍;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從350元、83元增加到41091元、15978元,分別增長了116倍、191倍。最低工資標準、受教育標準、私家車保有量、養老床位比率等多項反映人民生活水平的指標均位于全省前列。第三代石油工人向鵬宇享受著優厚的工資待遇,住著設施齊全的職工住宅樓,每天開車沿著寬闊平坦的道路上班,開著電瓶車巡井。近年來智慧油田建設不斷推進,向鵬宇利用智能化設備一個人就可以分管十幾口井,勞動強度降低,工作效率卻成倍的提升。

從2015年起,大慶油田經過3年的產業結構調整和海外業務拓展,目前海外業務已覆蓋亞洲、非洲、美洲的26個國家和地區。隨著中俄原油管道二線工程全線貫通,大慶年輸油量增加到3000萬噸,380億立方米/年俄氣東線管道項目進展順利。到2018年,大慶油經濟與非油經濟的比重已達到了30:70,這一數字在2004年還是70:30,實現了翻轉。“一油獨大”逐步變為“多條腿走路”,大慶的經濟增速也穩步回升,2016年為1.7%、2017年為2.8%、2018年為3.5%,今年上半年提高到4%。

大慶市委書記韓立華表示,按照“油頭化尾”戰略,目前大慶新建續建“化尾”項目已達20多個。以沃爾沃汽車為龍頭的制造業崛起,到2025年大慶汽車產量有望突破15萬輛。以伊品玉米、伊利液態奶為牽動的中高端農副產品加工產業快速成長,還有正在建設的豫港龍泉鋁合金加工材等一系列項目,都為大慶注入源源不斷的發展活力。

站上發展的“快車道”,“90后”的向鵬宇還一直記得從爺爺和父親身上看到的石油人精神。“工作要踏踏實實,不要投機取巧,遇到困難就想想那個艱難的年代。我會時刻記得爺爺和父親的言傳身教,還要把這種精神傳給我的孩子。無論孩子以后選擇什么樣的崗位,都要傳承大慶鐵人精神,努力奮進,建設更富強、更現代化的石油城。”

進入新時代,以油田聞名的工業之城——大慶,正在爭當全國資源型城市轉型發展“排頭兵”。 劉魏強攝

如今的大慶,躋身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第68位、全國小康城市100強第65位、中國產業競爭力城市百強榜第87位、中國宜居城市競爭力排行榜第26位;陸續建起了東北石油大學、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哈爾濱醫科大學大慶校區等6所高校和80多家省級以上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重點實驗室和院士工作站;成為全國為數不多的集國家環保模范城市、國家園林城市、國家衛生城市和全國文明城市等多張金色名片加身的地級市。大慶在昔日莽莽荒原上建成了世界著名的石油和化工城市,而且正在崛起為中國新興的高端制造城市、中國綠色生態典范城市。

蓬勃的大慶,一路高歌向前。

首頁 - http://6868hj.com